大咖齐聚中邦涂料工业峰会论道本领赋能工业立

2020-01-23 10:43 来源:Ca888亚洲城 点击:

 

  慧聪化工网讯:2019年11月16日-17日,以“连接升级赋能数字锐变”为主题的2019中国涂料产业峰会在上海博雅酒店召开。峰会立足于对产业上下游进行高效的连接,积极推动中国涂料行业发展,从新材料研发、智慧采购、数字生产、云仓物流、精准营销、人才社交等多方面进行转型升级和科技创新,以促进涂料行业在新产业格局下,打通各产业间、内外部连接,协同产业高效运转,运用数字技术,提高涂料产业效率,赋能中国涂料产业上下游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和产业生态建设,实现产业数字锐变!

  赋能,是峰会的主旨之一。为此,本届峰会邀请了上海华谊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俞剑锋、广东巴德士化工有限公司创新技术中心总监孔霞博士、珠海展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副总经理刘锋、伊士曼(中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涂料油墨业务部技术总监敖飞龙、佛山市顺德区巴德富实业有限公司乳液应用技术总工程师郑公劭等行业技术大咖同台助阵,在【涂料产业链论坛之赋能创新者】现场,从技术层面解读行业的发展变化,预判涂料市场的未来方向。慧正资讯运营总监姜家驹担任本次论坛主持人。

  市场需求有哪些明显变化,水性涂料从技术层面解读是不是未来的大方向?其他环保涂料从技术方面来看,哪些产品更具潜力?针对这个议题,嘉宾们从几个方面切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上海华谊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俞剑锋表示,技术研发的方向是由很多因素来决定的,包括需求端、技术发展、用户施工要求等,甚至对涂料以什么形式展现出来都有相应的要求。我国早在2000年左右开始说要把所有的涂料转换成水性涂料,但发展到现在,从需求端来讲,汽车和其他工业产品涂装实现水性化的比例还是比较少。如果不能实现水性化,还有其他形式可以实现环保,比如粉末涂料。

  他认为,水性化不是一个完全的概念,能实现水性化的地方还是可以实现的。企业在实现水性化的同时,还可以做溶剂,因为很多工业应用中,如果不用溶剂型涂料无法达到效果。因此,水性化是一个方向,但不是唯一的方向。

  广东巴德士化工有限公司创新技术中心总监孔霞博士与俞剑锋有着相似的见解,她指出:“我们可以有各种选择,但在目前的情况下,水性化一定是巴德士公司的选择。目前,水性家具漆在整个市场的占比大约在10%左右,我们预测未来几年时间将达到15%,高可能到30%,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方向。同时,应用在钢结构、工程机械、集装箱等领域水性漆都将有很大的增长。”

  “目前越南市场增长非常快,而更快增长的是印度。我们国内很多生产厂家都在东南亚建厂,他们生产的水漆都是市场上主流的,”珠海展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副总经理刘锋说道。

  伊士曼(中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涂料油墨业务部技术总监敖飞龙则表示,技术更新迭代离不开推动力和拉动力。政府以可持续发展为基本点,出台的环保政策就是拉动力。而推动力表现在基础技术领域,由内到外的发展。从原材料供应商角度来说,如何通过技术推动水性化技术向前发展是一个关键。总体而言,水性、粉末等不同的研发技术方向各有千秋,将来不会出现某一个技术独占鳌头的状态,各有各的优势。

  佛山市顺德区巴德富实业有限公司乳液应用技术总工程师郑公劭认为,虽然水性是一个发展方向,但水性涂料一部分性能是不被认可的,能够达到水性更好,达不到的,溶剂型还需要维持一段时间。性能方面,中国在集装箱领域规定必须全部实现水性化,业内有些人确实在考虑环保的问题,但今年以来水性在集装箱应用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总体而言,“要以涂料性能决定,我们要尽量水性,尽量环保化,暂时达不到的话要实事求是。”

  当理论和实践不太符合实际需求时,企业如何做好技术和市场的匹配?溶剂型涂料有没有技术提升的潜能?

  俞剑锋对此指出,在理论和实际行不通的情况下,我们要找适合产品发展的道路。从研发角度出发可能不符合客户需求,企业研发还是要根据用户的需求来决定,研发必须跟着客户需求走,同时产品要不断更新迭代,达到综合排放标准。如果政府禁止使用溶剂型涂料,企业要么生产水性涂料,要么生产粉末涂料。使用粉末涂料比水性涂料更加节省成本,但能耗会相对大一些。

  孔霞认为,任何一个事情都没有一致性,如果单靠水性涂料很难做完美,在木器领域,粉末涂料具有非常大的应用潜力。据了解,巴德士在2018年推出了一款新的木器粉末涂料。为了在木器粉末涂料领域取得突破,巴德士粉末涂料团队积累了三年时间。目前,巴德士的木器粉末涂料在家具领域已经实现了成熟的应用。

  展辰是如何做好技术和市场的匹配的?据刘锋介绍,在工厂建设方面,展辰工厂的后续尾气排放、回收处理技术完全可以达到政策和环境的要求。另一个方面,企业生产要符合产业发展需求和趋势,而不是强行达到水性,那不是行业的发展规律。为了从源头到终端都实现环保化发展,满足市场需求,展辰一直没有放弃跟核心供应商的合作。

  技术标准对于产品的研发至关重要,但有些标准制定出来后难以真正推广落到实处,这是何原因?在论坛上,企业技术大咖们对于技术标准的制定提出了一些看法和建议。

  通过多年的标准制定工作经历,敖飞龙发现,有些政府部门对产品技术的理性认知还需要提高,与此同时,他们也更能接纳对的观点。因此涂料从业人员有责任和义务与政府部门积极沟通,用数据说话,把更加理性、科学的观点运用于标准制定过程中。他表示,“涂料原材料供应商参与标准制定的机会,与前沿的涂料生产企业相比,相对较少,他们是直接参与方。但我们可以从原材料角度,根据对国内外更加先进的技术的了解,为标准制定者提供一些建议和看法,再跟下游客户一起把它做好。”

  郑公劭认为,现在很容易出现一种惯性思想和做法。例如,如今国家标准定了50毫克的限制挥发量,第一个城市就会定30毫克,第二个城市就会定20毫。